新基金公司仍待产 先私后公暂不实行

2019-10-31 20:45栏目:股票基金

  监管层拟降低专户门槛 公募业务将从严

  监管层的思路是,新公司先做私募,有了业绩再管老百姓的钱

  激烈的市场竞争让一些新基金公司已做好亏损3年的准备

  贾华斐

  □ 本刊记者 张冰 | 文

  早报记者 柯智华

  自4月23日在证监会基金部专家评审会上获得通过,浙商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两家筹备中的新基金公司一直是业界关注焦点。《第一财经日报》昨日了解到,上述公司目前尚未最终拿到批文,且仍将以公募基金业务打头阵,业界传闻的“先私后公”模式暂不会落实。

  在停顿一年半后,中国证监会再度对新设基金管理公司放行,但规则有了改变。

  尚未拿到“准生证”

  6月上旬,中国证监会基金部正式通过了两家新基金公司的设立申请,相关批复文件即将下发。上一次监管当局批准新基金管理公司,是2008年11月批准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知情人士称,浙商基金有望在6月份即拿到监管层的批文,新基金公司一旦成立,生存将更困难。 IC 资料

  “程序还没走完,现在还没公告。”一位权威人士就浙商和纽银基金的审批状况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幸运儿是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商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年内挂牌应该没有问题,筹备期就是六个月,月底批文就会到公司手中。”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说。

  沉寂两年的新基金公司有望本月破冰。早报记者获悉,浙商基金公司已于6月初向证监会再次递交新一批补充资料,并与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一同等待监管批文。然而,激烈的市场竞争,已让新基金公司做好了亏损3年的准备。

  两家基金公司其中之一的筹备项目组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自己一直密切关注此事,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拿到批文,据他了解,另外一家也没有拿到批文。

  但可能不那么幸运的是,和以往的新设基金公司不同,新批的这两家基金公司必须先从私募性质的专户理财做起,而不能成立公募基金。“这是为了防止发了公募基金后再做专户理财,用公募基金给专户理财抬轿子。”前述人士表示,“做好了,才能管老百姓的钱”。

  “关闸”已近两年

  “这件事有它自己的签报程序,迄今为止我们还在走程序的过程中。”上述项目组负责人表示,“目前只差临门一脚。我们随时准备补交新的材料。”他预计,月底拿到批文可能“比较难说,够呛”,在拿到批文后15至30天内即打算挂牌。这也意味着,新的基金公司三季度内将挂牌成立。

  重新开口

  知情人士告诉早报记者,浙商基金有望在6月份即拿到监管层的批文。“按照以前的惯例,递交最后一批资料后一般两个星期就可以拿到批文,但是也有两个月后才拿到批文的案例。

  资料显示,在2008年11月民生加银基金公司获批之后,长达18个月没有基金公司获批。此次获准生证后,这两家基金公司将分别成为国内的第61和62家基金公司。

  浙商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均于4月23日通过证监会基金部组织的评审会,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上午过会,浙商基金下午过会,正式的批文一直到6月中下旬才正式下发。

  4月23日,浙商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已双双通过了证监会专家评审会的评审。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两家基金公司已顺利跨过设立基金公司的最后一道关卡,只待监管层批文一到即可到工商局注册成立公司。

  公、私募业务门槛或一升一降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为西部证券和纽银梅隆集团(BNY MELLON),其中西部证券持股51%,纽银梅隆持股49%,注册地在上海,注册资本2亿元。浙商基金注册资本为1亿元,股东分别是浙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养生堂有限公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浙江浙大网新集团有限公司,四家股东各占25%股份。

  不过,纽银梅隆西部基金拟任总经理胡斌昨日却告诉早报记者,公司还在等待证监会的批文,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批文。

  至于之前的18个月内为何一直没有公司获批,业内人士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说法不一。“有一种说法是监管层觉得行业增长过快,产品已经供过于求。”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

  西部证券的一位人士介绍,纽银梅隆西部基金董事会由五名董事组成,管理团队将从市场招聘,纽银梅隆中国区负责人胡斌将被任命为新基金公司的CEO。

  由于“关闸”时间较久,不少基金公司已经历了两三年的准备时期,没有业务也基本没有年终奖的状态,让这些基金公司筹备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

  他表示,此前坊间有说法称,证监会打算修改新基金公司成立的政策,在设立新的基金公司时,先只允许从事专户等私募业务,暂时不批准公募业务。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公司外方股东控股的纽约梅隆资产管理公司已经于去年11月获得QFII资格。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单业务将会是担当外资股东方QFII产品的投资顾问。2009年7月,纽银梅隆刚刚解除了和南方基金管理公司近两年的QDII业务境外投资顾问的合同。

  早在去年,还未获批的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已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公司即将拿到批文。时间过去大半年,目前新公司批文仍不见踪影。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上述“先私后公”的说法可能来源于证监会基金部对一些监管政策的修改计划。他透露,一些旨在鼓励“一对一”“一对多”等私募性质的专户理财业务,提高公募基金发行门槛的政策修改正在进行之中。这是将来基金行业发展的一个思路。

  纽银梅隆集团是由纽约银行和梅隆金融集团于2007年合并而成。目前纽银梅隆是全美市值前四的金融机构,资产管理规模近1万亿美元,是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最晚成立的基金公司是民生加银基金公司,该公司成立时间追溯到2008年11月3日。而从既往数据看,2000-2008年每年都有基金公司成立。而2009年,新基金公司成立的家数为“0”。

  “本来私募(业务)的门槛就应该比公募(业务)低。”上述人士认为,不管公募还是私募,都应该以基金经理的水平和业绩来作为评价标准,而不是规模。

  一般而言,新基金公司成立需接受包括递交申请、获批筹建、股东资质及高管人员审查、现场检查、专家评审会、书面批复、工商注册等诸多环节的审核。

  做好亏损3年的准备

  在此之前,依照《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和《关于基金管理公司开展特定多个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有关问题的规定》,基金公司要想获得专户理财资格需满足两方面的条件:基金公司自身需要净资产不低于2亿元,在最近一个季度末资产管理规模不低于200亿元或等值外汇资产。

  目前,国内基金公司共60家,多成立于2002年至2005年,当时基金公司家数从17家猛增到49家,增幅近2倍。

  筹备基金公司难,新基金公司一旦成立,生存将更困难。

  目前,许多业绩不错的基金公司都因“200亿”这一规模要求而被挡在专户理财业务门外。

  2006年后,新基金公司设立速度略有放缓。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1998年3月5日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国泰成立以来,只有2000年和2009年没有新基金公司成立。

  据介绍,基金公司盈亏的平衡点是50亿元的管理规模,而从最近成立的3家基金公司来看,截至2010年一季末,浦银安盛以16.7亿元的管理规模排名垫底,民生加银以约40亿元的资产规模排名倒数第四,而农银汇理由于有了农行网点的支持,同期管理的资金规模高达约200亿元。

  针对新基金公司“不能做公募”的说法,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不会限制新基金做公募,只是提高公募的门槛,同时降低专户理财等私募业务的门槛。”

  “这次监管层或将延续‘成熟一家,审批一家’的思路,陆续放行新公司。”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新基金公司在经历诸多环节的审核后,最终批文将于近期下发。这批新基金公司本应于去年通过审批,但由于其中合资基金居多数,监管层担心外资股东境外金融资产安全,影响其对合资基金公司的出资,故暂缓审批步伐。

  有数据显示,银行占据基金销售领域约78%的江山。“渠道现在都被大公司占着,这种没业绩、没背景的公司,银行不会热情。”业内人士指出,此外市场行情不好,亦影响基金募集。

  两家新公司仍以公募业务起家

  股东资质的审核是筹备工作中变数最多的因素。此前的平安大华、英杰华(原中粮英华)、国金通用等新基金公司均曾因股东问题而致筹备工作受阻。平安大华基金公司因受外方股东“违规”以及中方股东涉及“一参一控”等问题遇阻;英杰华基金公司因东莞信托股东资质问题,不得已与中粮集团分手,重觅合作方。国金通用基金公司也曾因发起人之一为多家基金公司的交易软件提供商而被迫退出,经调整股东结构后,重新上报申请。

  此外,由于新成立的公司没有历史业绩,很难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因此,新基金公司开始的日子将会很艰难。

  是否“先私后公”正是浙商基金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等在筹基金公司备受市场关注的原因之一。有市场人士认为,这两家基金可能是新模式的最早“吃螃蟹者”。

  先私后公

  一家正在筹备的基金公司甚至告诉早报记者,其股东已经做好了亏损3年的准备。

  上述在筹基金公司负责人对这一说法表示了否认。“不可能吧。我们提交的材料还都是从公募平台来进行的,还是会先公后私。” 而从新基金公司的角度来看,他们也更希望先从事公募基金业务。“我们的投入很大,当然希望可以获批公募业务。”

  新基金公司成立后,将面临新产品发售的问题。申请发行公募产品当然没有任何政策障碍,但是公募产品申请周期长,新基金公司发公募产品也面临着品牌不够硬,销售难以上规模的压力。

  “偏门”路被堵

  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也表示,新规尚在修改之中,在颁布之前不会执行。即将获得审批的两家基金公司并不会受到这一监管思路变化的影响。

  基于此,新设基金公司有望一反此前公募基金通行套路,试行“先专户后公募”的模式。多位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多认为这是监管层借以推进基金公司市场化发展、破除垄断的努力。

  面对未来将面对的生存挑战,一些筹备中的基金公司开始考虑寻找“偏门”创收。

  虽然目前专户理财业务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但据了解,规模最大的也不过30亿,单只产品的规模一般在2亿至3亿左右,和公募基金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规模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据部分筹备中基金公司人士确认,目前公司投研部门主要精力都放在专户理财方面。“希望正式成立后可以在专户方面重点作为。”

  有报道称,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单业务,将会是担当外资股东方QFII产品的投资顾问。

  何况,做好专户业务,门槛其实并不低。和公募基金相比,专户对基金经理等个人品牌的依赖更大。对缺乏股权激励的公募基金而言,采用这一模式后,人才流动带来的风险也更为集中。“专户的模式和阳光私募很像,但缺少阳光私募中的明星基金经理带来的规模效应,很难做得很大。”一位阳光私募人士评价。

  “监管层的思路是,做一些符合市场条件的探索,即新公司先做私募,做好了再管老百姓的钱。”一位基金公司高管表示,鉴于公募基金面对的投资者更多,影响更大,欧美发达国家亦多采取严格控制公募基金管理资格的监管政策。而产品规模小,相对容易操作的专户产品对新基金公司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新基金公司去申请专户产品也将面临一个跨不过去的政策门槛。

  胡斌昨天也表示,纽银基金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转型为QFII的投资管理人,“先把公司养活”。

转发此文至微博)

  根据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和2009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关于基金管理公司开展特定多个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有关问题的规定》,基金公司申请专户理财需要满足两方面条件。

  公开资料显示,纽约梅隆资产管理公司于去年11月获得QFII资格,至今未见QFII额度获批消息。而在外汇管理局网站最新一期的QFII额度名单中,早报记者并未看到纽约梅隆资产管理公司。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一是对基金公司自身的硬约束,即基金公司净资产不低于2亿元;在最近一个季度末资产管理规模不低于200亿元或等值外汇资产;

  还有消息称,一些基金公司计划成立后先发展专户业务,再发展公募业务。

  第二个条件则是对投资者的,即特定客户需要委托投资单个资产管理计划初始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为能够识别、判断和承担相应投资风险的自然人、法人、依法成立的组织或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特定客户。而基金管理公司为多个客户办理特定资产管理业务的,单个资产管理计划的委托人人数不得超过200人,客户委托的初始资产合计不得低于5000万元。

  不过,根据目前的监管要求,获得专户理财资格的基金公司上一年度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00亿元。尽管基金业内盛传监管层正在研究放开专户理财的资格,但情况或许并不乐观。

  对于新基金公司而言,由于此前毫无任何资管业绩及规模,根本达不到证监会200亿元资产管理规模的审批下限。而对于投资者来说,100万元的门槛虽然是合格投资人的门槛,但也使得基金公司无缘很多中等规模的客户,最低初始资产要大于5000万元的限制也使得业务开展初期陡增艰难。

  “某个场合,证监会基金部相关人士甚至问一基金公司人士,‘新基金公司先做专户理财说法是怎么来的?’”一位知情人士说,“监管层目前没有这个想法,因此短期内新基金公司不可能一开业就做专户理财。”

  “轿夫”之争

转发此文至微博)

  针对这一严格的政策限制,业内一直在呼吁要将专户产品的门槛放低,并对新、老公司一视同仁。来自监管层的消息称,监管层已经启动了修订有关政策的程序。“这个200亿元和5000万元的门槛都要取消,目前正在论证。”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说。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按照国际成熟市场的经验,大型资产管理机构同时开展公募基金业务和机构理财业务较为普遍,且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与机构理财规模基本相当,各占50%左右,同时具有成熟的运作模式和监管规范。

> 相关报道:

  • 近20家新基金公司排队待批
  • 新基金公司弱市前行:6月底或破冰起航
  • 新基金公司生不逢时 未出生即面临四大挑战
  • 年内将有8新基金公司获批
  • 新基金公司或下月开张 年内有望再批七八家
  • 沉寂两年又见新基金公司开闸
  • 基金经理私奔成潮 新基金公司开闸在即
  • 新基金公司有望近期破冰 或将出现大扩容
  • 新基金公司放行最快本月见分晓

  中国基金市场仍主要集中在零售基金市场,占比超过基金行业资产管理规模的90%,在这种市场背景下,如何处理公募基金和基金理财专户的利益冲突问题,如何对专户理财业务进行有效监管,都是重大挑战。

  由于专户理财管理不用面对公募基金的排名压力,又有业绩提成的激励机制,公募基金是否会沦为大客户的“轿夫”,也是投资者颇为关注的问题。

  “新基金公司在没发公募产品时先开展专户理财,不会有‘轿夫’问题,而当其投资经验成熟、市场形象稳定后,为了发行公募基金,也不会有‘轿夫’行为。”一位基金公司的人士说。“因此监管层放行新基金公司开展专户理财业务是必然。”

  除了对新基金公司网开一面,对于一直没有拿到专户理财资格的中小基金公司也有机会借此新政上位。上海某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认为,国内大型基金公司还是比较少的,大多数还是小的基金公司。举例来说,小的基金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一直在80亿元左右。虽然业绩很好,但是一直到不了200亿元的规模,那么管理层为什么不可以允许这些基金公司去做3个亿的专户理财产品呢?

  他认为,如果老公司做了三年还没有达到200亿元的规模,而新基金公司专户业务已经开展三年了,不公平的情况就会出现。“降低专户产品申请的门槛不但要解决新公司的生存问题,还会解决小公司的生存问题。”这位人士说。“专户产品能不能发出去,是基金公司自己的事情,但监管层不能不让基金公司做。”

  与此同时,某基金公司研究人士表示,专户业务客户群比较小,虽然规模相对较大,但往往需要一对一的沟通设计方案,做起来比较难。“做专户不赚钱,还不如先去做公募,专户产品每个规模不过1、2亿元,要发多少个才够10亿元规模?”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副总干脆认为这个政策动向对新基金公司其实是个利空消息。

转发此文至微博)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基金公司仍待产 先私后公暂不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