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一哥徐柏良接盘大成基金菲尼克斯苦艾酒美

2019-10-05 11:21栏目:股票基金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重庆啤酒最新发布的2011年年报显示,山东国际信托托管的著名私募——泽熙瑞金1号去年四季度大举加仓940.35万股,并一举成为继重啤集团和嘉士伯之后最大的单一股东。业内资深操盘手对《投资快报》表示,泽熙接盘的动作肯定主要发生在12月21日以及12月22日,当然不排除12月20日已经开始少量买入。

美高梅集团 1

  22日重庆啤酒的再度跌停让人如梦初醒,徐翔的此次出手究竟是再续“神话”还是“铩羽而归”?

  《投资快报》发自广州

之后重庆啤酒2011年年报显示,徐翔的泽熙瑞金1号产品于第四季度增持重庆啤酒940.35万股,一跃成为重庆啤酒的第四大股东;而今年一季度,国电清新曾出现一笔经由“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席位的金额为7613.67万元的卖单,在之后国电清新披露的一季报中,泽熙旗下的3款私募基金已不再是前十大流通股东。

> 相关专题:

  • 重庆啤酒13年乙肝疫苗梦碎

  “疫苗风波”后惊人的11个交易日

如果真的存在提前布局的做空者的话,那么从结果上看,这一笔融券做空白酒板块的交易收益颇丰。以融券五粮液为例,11月16日五粮液收盘价为30.91元,到12月7日收盘价跌至25.61元,做空者一卖一买收益率可达16%左右(扣除印花税、交易佣金和融券利息的总成本约1%)。

  在经历九个跌停之后,手握“烫手山芋”的大成基金急于出货的心态可以理解。如果真如上述知情人士所言,“这次的主力接手方正是徐翔的泽熙投资”,那么徐翔的此次出手究竟是为了“卖个人情给大成”还是“成功抄底”呢?

  如今,泽熙重仓介入重庆啤酒,交易席位的信息显示,相关资金接过的筹码基本上来自机构席位,重啤年报的数据显示,在股价暴跌后大幅减仓的机构正是大成基金(微博)。

牵一发而动全身。酒鬼酒塑化剂风波,让资本市场中整个白酒板块受到牵连。11月19日酒鬼酒被爆出塑化剂超标之后,白酒板块应声下跌,当天老白干酒、沱牌舍得盘中跌停,其他多只个股均现身跌幅榜,白酒板块一天内蒸发324亿元市值。之后,酒鬼酒更是以4个跌停板为此消息埋单。

  然而,泽熙有关发言人12月28日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国泰君安总部和打浦路营业部席位并不是泽熙投资的”。对于是否买入重庆啤酒的问题,泽熙则表示“对个股问题不予置评,泽熙始终把投资者利益放在首位”。

  重庆啤酒连续跌停的过程中,该股基本上没有太多买盘,严重“窒息”的大成系资金无法出逃。忽然有一天,“大部队”开始跑步进场,横扫来自基金的卖单。2012年初,经历阶段性的惯性下跌和整固之后,重啤股价开始绝地反击,从底部算起,最高升幅一度接近80%。如今,泽熙介入的信息水落石出。

11月19日,媒体曝光酒鬼酒“塑化剂超标”事件,“酒鬼酒”这一引发此次资本市场大地震的主角正式登场。之后,“酒鬼酒有毒”的消息在市场上迅速发酵,不仅让酒鬼酒和白酒行业陷入危机,而且引发了资本市场大震的蝴蝶效应。

  让我们重新回到重庆啤酒遭遇连续跌停之前的几天。11月23日,重庆啤酒成交仅有255万股。11月23日,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乙肝疫苗疗效以及安全性的临床研究将在11月27日召开揭盲工作会议,到11月25日,成交量猛增至1576万股,11月26日即告停牌。至此重庆啤酒的股价毫无疑问,在11月24日、25日两个成交日留下的时间里,“消息灵通”的资金借此悄然离场。11月25日,重庆啤酒股价站上80元,收盘价81.06元。

  当时的交易所“龙虎榜”信息显示,12月20日,华泰证券苏州何山路营业部、红塔证券上海骊山路营业部买入较多,单个营业部的成交金额均在千万以上。但真正的好戏发生在12月21日,国泰君安证券(微博)公司总部、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浦东大道营业部等一众上海本地席位成为买入的主力军,其中,国泰君安总部等上述提及的三个席位当日的买入金额分别在2.66亿元、1.29亿元以及1.13亿元的量级。12月22日,银河证券北京和平里营业部、国泰君安长春市长春大街营业部、海通证券南京广州路营业部买入较多,但成交的金额只有五六百万的水平,资金涌入力度大减。由此看来,12月21日买入的若干上海席位,极有可能就是泽熙栖身的席位。

由于交易通道的保密性,无法直接证明此“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即为泽熙的交易通道。但是从历史交易行为来看,每当该席位出现在交易榜单时,泽熙的持股情况均会发生改变。

  重庆啤酒诡异走势

  早在大约70年以前,杰西·罗利斯通·利文摩尔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操盘手。看过《股票做手回忆录》的人应该还记得,在利文摩尔所经历的若干场股票战役中,有一个最令其印象深刻——利用“小道消息”以及人们对他的成名之后的莫名兴趣,一些以往成交极其低迷的交易品种在他介入之后出现了巨大的买盘,而这,也成为被套牢者最终得以脱身的救命稻草。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11月23日、26日、27日三个交易日无量跌停时,两席位累计卖出5019万元;11月28日放量跌停当日,国泰君安交易单元更是出现11634.67万元卖单,同日“机构席位”仅卖出5182.52万元;12月4日酒鬼酒涨停日,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出现在买入金额最大前五名,买入金额为4701.16万元。

   泽熙欲拯救还是抄底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酒鬼酒塑化剂被曝光之前,已有多家财经媒体收到匿名爆料。除了媒体之外,也有不少券商研究员得到消息,称酒鬼酒存在品质问题,有资本力量要做空白酒。

  一位来自上海私募界的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泽熙这次其实就是想做个强反弹,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重庆啤酒紧接着又是一个跌停。徐翔这次是被套进去了,并不是想为大成接盘,他接不住大成的盘。公募和私募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公募买股票要经过开会、调研、进股票池,然后才能决定买。其实21日那天重庆啤酒确实打开了跌停板,盘中还一度冲击涨停板,第二天早上哪怕是低开,也可以杀出去,但谁知道第二天直接有人分板,徐翔压根儿就没跑出去。”

  “股票做手回忆录”故事的现代版重现?

(本文由《环球企业家》 杂志授权转载,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现在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第一,为什么重庆啤酒的疫苗的故事能够唱十三年。第二,为什么泽熙会在这个时候杀进去。第三,重庆啤酒停牌之前,为什么还要提前公告停牌,以至于那天逃掉17个亿的资金,复牌之后便连续跌停,这个资金到底是谁逃的。”上述分析师这样表示。

分享到:

在酒鬼酒爆出塑化剂风波之后,酒鬼酒停牌4日。11月23日复牌后,酒鬼酒在之后的4个交易日连续跌停,众多机构个人开始出逃。然而诡异的是,在复牌首日市场普遍已有跌停预期的背景下,酒鬼酒居然出现了一笔神秘的大额买单。

  而另一位公募界人士也认为,从这个盘口来看,这么强烈的封单,就是复盘以后,估计也会有两到三个跌停板。

  在众所周知的“乙肝疫苗风波”爆发后,重庆啤酒的股价从2011年12月8日起至12月20日连续9个跌停,除12月20日成交量开始略有放大外,其余8个跌停板的成交极其稀薄,持有天量筹码的基金无疑处于“窒息”的状态。

在塑化剂事件曝光的前一个交易日,白酒板块中四只可融券标的—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的融券卖出量均有所增加。其中以五粮液融券卖出数量变化最为明显,从前一交易日的29.6万股激增到116.5万股;贵州茅台融券卖出量从6.29万股增加为8.13万股;泸州老窖融券卖出量从13.02万股增加为22.72万股;洋河股份从32.71万股增加至33.29万股。

  “我只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 重庆啤酒(600132.SH)“疫苗门”事件犹如一出悬疑剧,高潮迭起却看不清结局在哪里。在经历连续9个跌停之后,重庆啤酒终于在12月21日打开跌停板,当日成交9348万股,换手率高达19.32%,成交额创重庆啤酒13年以来新高。

> 相关报道:

  • 重啤血案背后筹码游戏:大成斩仓 泽熙接货
  • 泽熙四季度数亿狂饮重啤 大成基金挥泪斩仓
  • 重啤利润下滑58%:大成负伤出逃3000万股 泽熙吸筹
  • 泽熙投资抓住今年最牛股:川润股份涨164.68%
  • 最佳私募对话之泽熙:政策放松不可预期过高
  • 泽熙徐翔:2012机会与挑战并存 纠结与彷徨同行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自12月4日酒鬼酒拉出一条大阳线之后,之后的一周时间(12月4日-12月11日),白酒板块大部分股票强势走出一波上涨行情。“股价上涨,成交量也有所增加,塑化剂对白酒板块的冲击已被市场消化。从这一波超跌反弹判断,白酒行业可能会重新回归到基本面主导的走势上,不排除此时有机构个人抄底入场,”一位券商研究员分析。

  而根据重庆啤酒三季报,只有大成旗下5只基金分别持股超过380万股,分别是大成创新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大成财富管理2020生命周期证券投资基金、大成优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景福证券投资基金、大成精选增值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分别持有1344,17万股、920万股、608.04万股、482.17万股和400万股。再加上其他公司基金在四季度增持重庆啤酒的概率较小,由此足以佐证,上述前三家机构应为大成系旗下基金。

  泽熙是否已借助2012年初的大反弹功成身退?大成系的筹码是否已经抛空?接下来,现代版的“买盘制造故事”是否还会继续上演?不久后即将发布的一季报,将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案。

《环球企业家》记者 江潇

> 相关报道:

  • 神秘买方28亿入场 市场传言泽熙投资买入重啤
  • 重啤23日停牌密谋续写神话 泽熙或已半路杀入
  • 庞大集团收购萨博汽车股权落败 泽熙或受影响
  • 庞大下跌重挫持股机构 泽熙或早已脱身
  • 泽熙徐翔仿佛有一双为交易而生的手
  • 泽熙投资:房地产板块 明年关注两类个股

  12月21日,重啤股价打开了跌停板,并且最终以红盘报收,当日,该股的成交金额接近27.84亿元。12月22日,重啤再度跌停,当日成交金额近4亿元。随后,重啤宣布开始停牌,直至2012年1月10日复牌。

是否有人刻意布局虽难以定论,但是回过头看,市场先知先觉的配合、贯穿白酒板块股价下跌过程的蹊跷交易、大跌过后的放量上涨,的确给资本市场留下很多疑 点。

分享到:

  记者 高超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做空行为。”一位市场人士怀疑,“这说明市场环境已经发生改变,投资者不仅能够常规做多获利,而且也可以通过融券做空获利。”

  值得注意的是,前五名接盘资金清一色都出自上海。而国泰君安总部以及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正是“私募一哥”徐翔的御用席位。

  一度震惊股坛的2011年的全国焦点财经事件——重庆啤酒(600132)乙肝疫苗风波,至今似已尘埃落定。但回首重啤股价2011年尾的崩跌以及2012年初爆发的强劲反弹,很多投资者还是对其中的交易细节怀有浓厚兴趣。3月27日晚间发布的重庆啤酒2011年年报,将“疫苗风波”之后一个月的筹码流动态势清晰地展现在投资者面前:重仓“参赌”的大成系基金在2011年股价的最低位将其所持筹码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比例割肉斩仓,私募“大佬”泽熙旗下王牌基金“泽熙瑞金1号”大举吸货,并极有可能坐享随后发生的幅度最高近80%的强劲反弹。

《环球企业家》12月下封面。

  对于复牌之后重庆啤酒的走势,上述分析师表示:“我个人认为,重庆啤酒接下来的走势可能和之前的宏达股份挺相似,也是停牌,几个跌停,打开跌停,再来几个跌停。所以现在重庆啤酒的价位还不是底部。”

11月23日早盘9点41分,酒鬼酒出现一笔1万手的买单,买入价格为42.82元/股,按此计算,这笔交易涉及资金高达4282万元资金。根据当天的龙虎榜,这笔交易所用的交易席位为“机构专用”。而当天卖出金额最大的两单,交易席位显示来自国泰君安交易单元 和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分别为4586.45万元和432.49万元,这两个席位被认为是私募所用通道。

  一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表示:“重庆啤酒这次事件存在不少猫腻,实在是不合常理。肯定是还有人没逃出来,所以要放消息等别人逃出来。不过上次大成没有跑出来,因为它持有的重庆啤酒股数太多。即使这次徐翔帮大成接盘,大成也不可能跑干净,肯定还有超过50%握在手上。”

“交易所在处理收到的卖单指令时是按照时间优先、价格优先的顺序进行排列依次成交。如果按照历史经验推断酒鬼酒会有多个跌停板,那么让自己的卖单靠前就是一件非常难实现的行为。”一券商人士称,“如果有人能够保证自己的委托比其他人都早的话,那么这种人就可以在连续涨停的第一个涨停板介入,连续跌停的第一个跌停板逃离,目前看来没有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达到这个目的。”

  12月22日,戏剧性一幕出现,重庆啤酒再次跌停。从九个跌停,紧接着从跌停到涨停,然后再到跌停。这出金融版悬疑剧序幕逐渐拉开,究竟谁才是它的导演者。“大成基金这次肯定是被忽悠的对象,而泽熙这次绝对不是为了大成基金出货,泽熙这次其实就是想做个强反弹。”上述私募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这是私募大佬徐翔在操作,‘国泰君安交易单元’这个席位就是徐翔旗下泽熙投资私募的大本营。徐翔的风格向来就是快进快出,并且善于逆势博反弹,十分凶悍。”上述基金投研人员表示。此前,徐翔已经利用这种“抓反弹”的方式在双汇发展的瘦肉精事件和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事件之后获利。

  从12月8日开始,重庆啤酒的股价接连跳水,一路跌停。直到12月21日打开跌停板,当日成交9348万股,换手率高达19.32%,成交额创重庆啤酒13年以来新高。而在接下来的22日,重庆啤酒再度经历跌停板。

无论是做空方的提前布局还是偶然所致,酒鬼酒塑化剂事件爆发当天起市场影响已经形成。在酒鬼酒引发的市场恐慌发生之后,从交易数据看,天量资金开始在资本市场较量。

  某券商分析师表示:“我们都认为是徐翔卖了个人情给大成基金,只不过这个人情风险有点高,徐翔的风格不是碰这种股票的。”

“每逢跌停板上有大单成交时总是伴随着阴谋论的猜测,但是市场本身必然同时存在多头和空头。”上述券商人士称,“跌停板只不过是在空头明显占优的前提下导致的极端情况,这不表示市场就完全没有多头,所以跌停板上的成交不一定有猫腻在,不宜过度联想。”

  泽熙“拯救”大成?

市场先知先觉、贯蹊跷交易、大跌后放量上涨,给资本市场留下很多疑点

  有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微博)记者爆料:“这次接手方就是泽熙投资干的”,而另一位上海私募界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个说法。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接手方为以国泰君安总部营业部以及打浦路营业部为首的上海资金。有消息称,备受重庆啤酒困扰的大成基金(微博)此次火线出逃,是抛售主力之一。

一笔诡异的交易

  “徐翔肯在这个时候为大成接盘,我推测他们之间可能存在某种私下交易,比如说我今天帮你打一下,明天你又拉一下股帮我出货。而他们去做这样的事,是有充分动力的,对于大成来说,第一可以挽回信誉,第二基民可能会停止赎回,这样他的份额就保住了。也就是说泽熙亏的这部分钱大成再帮他拉升股价出货,即使这两部分钱是相等的,大成也有动力去这样做。因为这次泽熙让它止住了下滑势头,停止了赎回,最终使份额保住了。”业内人士推测。

从交易数据和个股走势来看,机构大额减持为主流行为。而在这一周多时间内,表现最为亮眼的就是上述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和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

  有媒体报道称,重庆证监局召开了专门针对重庆啤酒的内部会议,并且已从交易所调阅相关数据进行核查。

根据酒鬼酒三季报,截至三季度末重仓酒鬼酒的机构有48家,徐翔执掌的泽熙瑞金一号以313万股持有数位列流通股第七大股东。而泽熙公布的产品净值显示,11月30日泽熙瑞金1号净值为1.7267元,较11月23日的1.8764元下跌了8%,并创下今年年内净值新低。而经过12月4日腾手酒鬼酒后的涨停板,12月7日泽熙瑞金1号的净值回升为1.8370,一周内涨幅为6.3%。

  本报记者 林芷汀 发自上海

一位基金投研人员亦对精确接盘之说提出了质疑:“如果卖方真的实现让自己卖单挂在靠前的位置,并且在早盘时已经开始实现成交,那么为什么要让买方在上午就急冲冲地买入呢?卖方完全可以通过市场上其他的买单来消耗自己的卖单,等到下午快要闭市时再让买方一次性把未成交的卖单吃掉即可。这样不但同样实现了减仓的目的,还让接手方减少了很多损失。”

  根据龙虎榜显示,国泰君安总部以及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成为接盘主力,两席位共计买入3.95亿元,中信证券上海浦东大道营业部、安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东方证券上海新川路营业部分别买入1.13亿元、4809万元、4392万元。

出逃?抄底?

  尽管在21日沪上游资疯狂接盘重庆啤酒,并带来巨大的成交量,但在22日,重庆啤酒还是迎来了第十个跌停板。但诡异的是相比前一日巨大的成交额,22日却仅有4.14亿元的成交额。12月22日晚间,重庆啤酒终于宣布股票于12月23日起停牌。

酒鬼酒塑化剂超标消息传出,意味着资本市场各重仓机构博弈战打响。这之后,酒鬼酒乃至整个白酒板块走势如何,已不再由单方力量控制。

  上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12月21日卖出的正是大成基金。”根据龙虎榜显示,21日卖出重庆啤酒最多的五个席位中有四家机构,合计卖出5.52亿元,占当日成交总额的19.81%。其中前三家机构的卖出额分别为2.44亿元、1.44亿元、 1.14亿元。按照21日重啤29.78元的成交均价计算,分别抛售819万股、483.5万股和382.8万股。

酒鬼酒的故事并未结束。12月10日以来,网上流传的真假“茅台”检测结果为白酒板块的走势平添变数。12月10日,贵州茅台停牌;11日复牌后股价继续维持上涨走势。面对黑天鹅事件引发的市场地震,有人仓皇出逃,有人凶悍抄底。市场的变幻莫测,或将为这些资金提供博弈的无限可能。

“这种情况有悖常理,让人浮想联翩。”一位市场人士称,“像酒鬼酒这样的情况,未来几个交易日跌停是大概率事件,怎么会有人愿意动用如此多的资金大手笔买入?”更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笔“机构专用”的买入大单,正是为了接盘私募帮助私募出逃,而实现精确接盘的途径是“买家下单之后,小单慢慢吃。吃到卖家的单时,卖家通过看成交回报知道成交到自己的挂单,这时卖家可以敲一笔大单,让买家扫货一笔通吃。”

而另一位券商人士阐明了做空者的获利逻辑:“以资金账户中的资金作为保证,从券商手中对融券标的进行融券卖出,之后在规定时间内投资者需要从二级市场中购回同等数量股票并还给券商。”

虽然难以证实背后运作力量究竟为何,但是市场中的融券数据变化却略现端倪。

但是,记者采访的多位基金和券商人士均表示,此方法在技术上很难实现。

“当这种事件性的黑天鹅飞过时,我们一点都不好奇看见徐翔的身影。重庆啤酒时他在多个跌停板后进场博反弹,结果赌对了;这一次酒鬼酒跌停板后卷土重来的豪赌,会继续演绎救赎神话还是让他身陷其中,其实充满变数,不过按照他以往的手段,酒鬼酒可能会被拉起一波小行情。”上述基金投研人士称。记者曾就此交易行为向泽熙核实,并未得到回复。

“一般做空的方式是:收买白酒公司内部的人,搜集一些有利于做空的证据。但是未必每家公司都能找到这样的证据,未必每家公司都能找到愿意提供证据的内部人士,从这个角度上看,选择酒鬼酒作为切入口只是一个巧合。”一位基金从业人士称,但是选择白酒板块做空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目前白酒估值实在太高,只要找到一家有问题的公司就很容易推倒行业。如果是一年前有人做空白酒,白酒板块最多是被砸个坑然后继续涨,现在做空效力要强上很多倍。

然而对于消息起源“50度酒鬼酒中的塑化剂DBP明显超标,超标达260%,毒性为三聚氰胺20倍”中是否剧毒、是否明显超标的认证,直到今日尚未获得回应。酒鬼酒方面,仅在11月23日和11月28日发布公告称“未发现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有可能是在转运、包装过程中发生的迁移”,“目前公司未全面停产,公司曲酒生产正常,未停产,已排查至包装环节,正积极进行整改”。

以去年年底重庆啤酒爆出乙肝疫苗失败为例,重庆啤酒连续9个跌停板,之后的12月21日小涨0.7%,而这一天“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和“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均出现在买入金额最大前五名内,买入金额分别为26591.91万元和12884.20万元。

提前布局?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私募一哥徐柏良接盘大成基金菲尼克斯苦艾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