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或解体风险迫使投资者回归传统避险操作

2019-09-12 17:03栏目:财经资讯

该对冲基金首席风险官表示,"我们目前仍然都在努力开展业务.我很想说我将把所有资金投入美元资产,但却不能这麽做."

"在那种环境下,管理风险会是非常艰难的事情."Fisher称,"我并不认为对冲操作会有什麽作用.你要对冲风险的话,就是要卖掉.增添风险并不能给你降低风险."

Jen表示,目前G10货币波动性是均值的五倍,故以期权点兵布将的成本太高.此外,全球各地大量保证金都以美元计价,所以一旦出现资金压力自然会有对冲资金流回美元.

他说,"一方面是制定应急计划--解决需要首先克服的问题,另一方面是要作出事先调整--'当下我不需要在某个领域投下重注',比如欧股或欧元."

Merk表示,如果政治和金融态势更为明朗,他可能会把眼光再度瞄向欧洲,不过这一次方式或会有点不同.

"若存在系统性上的问题,你可能就不愿持有过多的非常规型工具,因你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得到偿付.如果你在理论上对冲,则只能是纸上谈兵,你是拿不回钱来的,因此这不算是一种对冲."

这位投资者称,例如,在希腊银行股受该国债务危机影响"开始变得难以预测"後,原先持有一家德国银行股票且作空一家希腊银行的经理,已转为通过做空另一家德国银行来对冲前述德国银行的持股.

"当情况开始危急时,我们调整至偏空操作,这起到了效果,"负责管理7.5亿美元对冲基金的Brynjolfsson表示.今年该基金增值了2%,主要就得益於做空欧元.

施罗德投资的Launder称,信用违约互换,作为一种应对主权债务违约颇受欢迎的避险方式,有可能失去效力,因与银行业债权人达成的把希腊债券价值扣减50%的自愿性协议意味着,目前CDS类型的保险或许可以对此类债务不予偿付.

美国Imagine Software执行长Lance Smith表示,"像VaR这样传统的风险衡量标准,对欧元区瓦解这一风险事件毫无用武之地."该公司一直在与对冲基金合作,以评估欧元区瓦解对这些基金公司投资组合的影响.

另外,针对欧元区、甚或是希腊退伙的後果做交易,远比押注单一货币要复杂得多,这也是阻碍对冲基金取得类似索罗斯战果的因素.

但流动性忧虑、金融企业严重承压时的交易对手风险及极高的保险成本,意味着许多资产管理经理倾向于坚持选择更为传统的对冲产品.流动性的好坏决定了快速买入和出脱证券的能力.

**避免遭到波及**

对冲基金经理们指出,鉴於欧债危机具有反复性,多数对冲基金都曾因政治风向的变化而不断建立和解除仓位,或被迫调整仓位.

记者 Natsuko Waki; 编译 兰秀娟/程琳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 当前的欧洲交易远比索罗斯押注英镑贬值更为复杂

自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以来,"尾部"风险的重要性上升.尾部风险指的是可能导致市场剧烈波动的小概率事件.

"这些假定正变得相当复杂,人们开始关注事情间的相互关系,以推断可能的影响."

像一些基金经理一样,John Paulson选择做空欧洲主权债,用来对冲他管理的对冲基金公司Paulson & Co的整体投资组合风险.

他说,"当投资或进行尾部风险避险操作时,必须要把政治意愿及其带来的影响,还有国家/监管干预纳入考量."

--编译 程琳/侯向明/兰秀娟/李婷仪;审校 石冠兰/隋芬

美国基金经理人表示,要像索罗斯那样孤注一掷很难做到,因为现在的机构投资者很难接受把大部分资金投入某一笔交易.而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业对这种可能引发欧洲领导人政治怒火的投资策略也高度敏感.

"危机时期,人们只会把美元和黄金抓在手里,其它一概不要,包括挪威克朗和澳元等统统不要."SLJ Macro Partners执行合伙人Stephen Jen称.

一位基金筛选人告诉,对冲基金经理人可在建立买进德国债券交易的同时,以CDS来进行抵销.

Brynjolfsson和另外几位试图从欧债危机中获利的美国基金经理表示,他们预计当前的危机将造就一大批赢家.

美银美林本月访问的基金经理中,绝大部分的人认为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是目前最大的尾部风险.

"当然我们在这些市场的某些领域持有较少部位."

Fisher的基金采取有点反向操作的作法,目前持有德国、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公债.该基金80%的资金都投在欧洲.

**股票波动性**

人们对冲股价大跌最常用的方法之一是买入追踪股票波动率指数的上市交易基金.不过,这个策略的使用已经非常普遍,因此成本偏高.此外若股价上涨则风险巨大.

"这是我所知道的成本最高的尾部风险策略.人们将会发现,长期内操作这些仓位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在对冲基金Man Group管理尾部风险保护基金的Sandy Rattray说道.

VIX期货上市交易基金之一--VXX单10月就大跌23%,因股市上涨.该基金去年下跌73%,因全球股市涨逾10%.

而Man Group则采用方差互换(variance swap)合约,该合约追踪标准普尔500指数、Eurostoxx或日经指数等主要股指.方差互换是一种经纪商提供的店头交易衍生品工具.

本质上讲,方差互换允许投资者针对股票当前及未来波动率水平之差进行交易,而不是被动的利用一支ETF来做多或做空.此类互换合约流动性较高,足以满足投资者在危机时的赎回需求.

Man Group特别设计的尾部风险保护基金目标是在高风险资产表现低迷时获得20-40%的月收益率.而风险资产表现良好时,该基金料全年下跌5-10%.

Rattray称:"投资者一般无法预测到尾部事件.历史纪录显示,2008年表现特别好的投资者,2011年表现就非常差.预测这些极端事件的时候,很难分清是运气还是技巧在起作用."

"历史清楚表明,压力时期的出现方式各有不同.试图面面俱到地防范风险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选择不同对冲方法的时候,需着重考虑成本.

"在做不同的尾部风险对冲时,挑战之一是有效决定要支付多少保费.你未必总是能够得到很棒的回报."Invesco Global Asset Allocation投资总监Scott Wolle说道.

Wolle对美国、英国、德国、澳洲和加拿大的高品质政府债券情有独钟,并持有相关对冲货币仓位.

他指出:"使用公债的好处是你可以得到期限溢价,并且它们在糟糕的时候表现很好.我们要确保手中资产能获得现金相关收益."

"流动性也是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即便理论上是不错的对冲,你也得三思,能否及时完成交易以便获取全部可得收益."

--译文审校 侯向明

这位风险官表示,"对冲基金或许拥有一套与其持仓情况极度配套的对冲方案.但是一旦欧元区瓦解,没有哪个方案能够应对,对冲基金的持仓或许就要以一种新货币来计价."

Daniel Loeb的基金Third Point则在第一季建立了葡萄牙主权债多仓,因其认为相较于其它欧元区国家,葡萄牙的情况要相对较好.

外汇市场上,对于那些寻求安全和流动性的投资者来说,美元仍是默认选项.

伦敦2月1日电---紧张不安的对冲基金经理正对投资组合进行压力测试,为欧元区破裂的最恐怖噩梦未雨绸缪,寻找防护手段.

Dalio或许是最能够与索罗斯20年前表现相媲美的美国基金经理了.他所管理的基金是业界规模最大的,他本人也被认为是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

或许是危机本身的规模,正在阻碍货币经理检视更为隐秘、或独特性的策略.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谈到,随着德国等较强大核心经济体和较薄弱的二线经济体之间的主要差异日益明显,部分基金亦开始重新调整股票空仓的布局.

未能联系到索罗斯的发言人对此置评.去年,索罗斯将以其名字命名的资产管理公司转换成一个家族式办公机构,并停止为外部投资人进行资金管理.

11月8日在米兰拍到的一名男子在看股市行情。 REUTERS/Paolo Bona

出现这一进退维谷的局面,部分原因在於对风险价值模型(value at risk,简称VaR)不信任.VaR是银行用来表示预估潜在损失的一种标准,以一定信心百分比水平来表示.

"如果态势再度明朗起来,我们当然会再度关注欧洲,"他说,"不过这次不会是通过希腊债券,而会是通过德国公债."

"你可以试着花样百出,但最安全的方法就是简单的方法.你就找那些过去曾经奏效的东西.所以,不要有什麽特立独行的想法,尤其是危机当头的时候."

许多已经缩减风险的基金经理都在大量买入信用违约互换,或价外程度很高的期权,希望借此经受住欧元区瓦解的冲击.

专注于汇市的投资顾问公司Merk Investments的总裁兼执行长Axel Merk表示,考虑到希腊和欧元区所面临的问题层出不穷,他管理的基金Merk Hard Currency Fund中已抛出了所有欧元仓位.该支基金规模为5.17亿美元,今年增值2.29%.

伦敦11月16日电---欧元区解体将带来百年不遇的冲击,从而导致金融市场出现前所未见的混乱局面,但寻求避险的投资者正以老套的方式应对,买入黄金或美国公债等传统避险资产.

SunGard亚太策略主管Mark Wightman称,"凡是首席风险官都在研究这些假定情况--比方说如果欧元下挫15%,股市大跌25%,如果违约可能性上升,复苏步伐下滑,机构经纪(prime broker)和管理者会受到哪些冲击?"

在诸多操作欧洲乱局的手法中,一些基金经理选择了做空西班牙和意大利银行业,而非简单地瞄准主权债.

施罗德投资私人银行部门首席投资官Kieron Launder表示,"你可以想象一下欧洲经济暨货币联盟解体对欧洲金融体系产生的影响--最好的情况是瘫痪,最糟则是崩溃.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可能就要对潜在的交易对手风险多加小心了."

基金经理还试图翻出针对希腊德拉克马或德国马克等货币所做的老计算机模型,从而为发生前所未见的事情做准备.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表示,当前的欧洲困局有多项操作策略来应对,也有很多不同的参与者.

美高梅注册 1

基金亦在试图弄清,如果通常情况下相关性很低的不同资产类别开始同时大幅下挫,会给他们造成什麽影响.

波士顿/纽约5月28日电---20年前,索罗斯(George Soros)凭借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交易而名利双收,当时他挑战英国央行,精明地押注英镑贬值而大获成功.

买入非欧元货币计价的股票波动率产品或衍生品,或许看来是诱人的策略,这可以保护投资组合免受欧元区解体带来的冲击.

"他的基本依据是假如有人不想要欧元,德国债券就成了追捧的目标."

"没有什麽空间让单一市场人士发挥这样的影响,"加洲对冲基金Armored Wolf的John Brynjolfsson表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所在的对冲基金一直在做空欧元."当前的金融市场规模要大得多."

可以做空的对冲基金虽比那些只能做多的基金有更多可用工具来应对市场下滑,但其表现却参差不齐.

以今年早些时候为例,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忧虑似乎曾一度消退.但在最近希腊选举得出不利於财政撙节措施的结果後,希腊离开欧元区的风险又急剧上升.

不过即便如此,也存在交易对手能否履行支付的疑虑.

*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采用多项不同策略

内情人士称,许多对冲基金已减持那些被视为处在风险最前线的资产,比如欧元或欧洲股票,但却发现选择有限.

美高梅注册,对冲基金Opportunity Capital的经理Adam Fisher指出,索罗斯当时面对的是"一个国家,而不是17个不同的国家,只有一个决策者,而不是17个."该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3.2亿美元.

据美国对冲基金研究公司,去年对冲基金平均亏损略超5%,而标普500股指总回报率为2.1%.这是对冲基金在2008年信贷危机中遭遇重创後,在短短四年内录得的第二次年度亏损.

但在当前欧洲货币危机,以及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忧虑氛围中,不太可能造就索罗斯这样的投资传奇故事.索罗斯在1992年通过押注英镑贬值赚得10亿美元.

行业高层表示,信用违约互换、外汇期权或者说价外程度很高的期权,都成为颇受青睐的避险工具,期权价格已因此被推高.

今年以来,欧元兑美元已下跌3.3%.

"欧元瓦解可能是标准差为7的事件.标准差为6.5的事件每3,400万年才出现一次;而Eurostoxx指数下跌50%是标准差为21的事件.这不过凸显出了标准统计学方法的缺陷."

此外,欧债危机正在迫使基金经理们想方设法开辟新的交易策略.或许可以说,这场危机几乎成了对冲基金经理延伸投资灵感的温床.

"你无法想象出这会是怎样的事件,但这不等於你不用去想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冲基金首席风险官表示.

美高梅注册 2

"人们都在自问'我有德国马克时代的表现记录吗?'以及'我把那些(针对德国马克所做的)计算机模型扔了吗?'."

Fisher最近表示,他的基金已经减持部分比较看涨的公债交易,因他认为今年夏季市场会出现"剧烈"动荡.

**避险**

一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由Ray Dalio掌管、规模为1,200亿美元的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获得了23%的收益,部分得益於与欧洲有关的一系列押注,不过该人士拒绝透露操作的策略系列.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Dalio表示欧洲银行业"目前过度贡杆化,已无法扩张资产负债表,"而欧洲国家发债"找不到足够的买家."

希腊债务重组磋商依然悬而未决,欧元区有一国甚至多国退出的可能性虽小,但确实存在.在此情况下,对冲基金测试所用的情景假设包括欧洲股市暴跌50%,或油价挫跌45%,以及金价上涨30%等.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然而,由於欧元区瓦解後哪些货币将保留及这些货币表现会如何尚不明朗,基金公司仍不确定风险对冲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其利益.

Merk目前看好坡元.自1月以来,坡元汇率已累计上涨1.34%.

目睹Loeb於5月16日写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件,他在当中表示:"葡萄牙公债基本面更类似于意大利,而非希腊,而且葡萄牙银行业的状况要明显好於西班牙."

专业投资经理人正通过买卖外汇、押注银行股走势、或使用信用违约互换等衍生品来赌一些公司和银行要倒闭之类的手法,交易欧元区危机题材.对冲基金Greenlight Capital的经理David Einhorn最近称,他看涨金价和金矿股,部分原因是担忧欧元区瓦解带来的後果.

2012年4月11日,交易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20年前,索罗斯凭借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交易而名利双收,当时他挑战英国央行,精明地押注英镑贬值而大获成功。但在当前欧洲货币危机,以及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忧虑氛围中,不太可能造就索罗斯这样的投资传奇故事。REUTERS/Brendan McDermid

还有一些经理人甚至根据对不同国家金融稳定状况的不同看法,一边做空某些欧洲公债,一边做多另一些欧洲公债.

* 希腊局势动汤令部分投资者缩减多头持仓

曾任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高层的Brynjolfsson正押注希腊会退出欧元区.他表示,欧洲领导人很难在不激怒其它欧元区国家政坛的情况下,采取必要步骤满足希腊政府要求.

--编译 丁琦/程琳/王洋; 审校 张明钧/蔡美珍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欧元区或解体风险迫使投资者回归传统避险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