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ELL专栏》矿业并购十分受平价打击 仍在等候

2019-09-15 11:42栏目:财经资讯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墨尔本/雅加达9月21日电---矿业低迷景气从澳洲蔓延至印尼之际,铁矿石与煤炭价格下跌引发行业地震,掀起一波资产处置浪潮,可能一改今年以来矿业并购交易清淡的格局.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美高梅集团 1

美高梅集团 2

美高梅集团 3

资料图片:2008年3月,BHP智利Escondida铜矿的铜板材。REUTERS/Ivan Alvarado

资料图片:澳洲Moranbah附近的Blair Athol煤矿。摄影:REUTERS/Jim Reagan

资料图片:印尼松巴哇岛一处铜和金矿中一景。REUTERS/Neil Chatterjee

撰稿 Clyde Russell

投资银行家与法律人士表示,手握重金的日本、韩国和中国买家正在等待逢低买进的时机,尤其是在煤炭行业.

撰稿 Clyde Russell 编译 刘秀红/汪红英/李春喜/张明钧

新加坡3月31日 - 去年商品价格上涨开始逐渐促使矿企增加支出,但是增加支出的实际情形却透露出他们对于前景的看法仍然谨慎。

"整体而言,我们看到精明买主现在进入煤炭行业,因为他们相信已经触底."VTB Capital负责研究印尼公司及投资的主管Roger Suyama表示.

澳洲朗塞斯顿4月19日 - 理想目标:刚刚开始投产或接近投产的一处矿山,最好是金矿,一定要在一个安全的国家,拥有高品质矿体和较低成本。而且,一定要便宜。

当商品价格转跌的时候,采矿服务提供商通常首当其冲,但同样地,当价格回升时,他们也是首批受益者。

汤森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亚太地区矿业并购交易总额仅为47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3%.

上述收购条件清单是上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矿业投资大会上,当被问及在大宗商品领域寻找的目标时,投资者最为常见的答案。

在2011至2015年价格下跌的五年中,矿业公司普遍试图通过剥离运营成本来生存,其中许多最终甚至削减了维持资本(sustaining capital)。

但近几周并购活动出现升温,为首的是泰国国家控股能源公司PTT欲以9.6亿美元求购煤矿商Sakari ResourcesSAKR.SI.

要满足这些条件几乎是毫无可能,这一点大概也正好解释了,为何尽管众多大宗商品正处低价,但实际并无太多矿业交易完成的现象。

根据本周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矿业投资会议的一些与会者,目前正在返回市场的正是这类支出。

投行人士表示,煤炭吸引力格外大.亚洲的能源需求有半数以上是依赖煤炭.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亚洲国家能源需求不断提高,需要不断有供给来满足.

尽管大型矿商的大规模并购交易经常登上新闻头条,比如力拓收购加拿大铝业,BHP与Billiton合并,之后又将多数业务剥离成为South 32公司等等,但矿业的并购活动主战场往往是在较小规模企业。

美高梅集团,维持资本是矿企的行话,指用来保持目前开工率所需的资金,包括更换机械设备资金,以及进行必要的地质和工程作业以确保下一个开采区域得到确定和做好准备。

"我们认为,北亚国家为获取自然资源而开展的海外并购行动,将继续专注于收购矿企的大宗少数股权,同时附带长期供货协议并参与公司治理,"德意志银行驻香港一般产业并购部门亚洲主管Mayooran Elalingham称.

只有在这种层级的矿企,才会吸引私募股权、家族企业和中等规模的矿商大展身手,要么通过交易,要么赌一把通过公开上市筹资,来为项目开发提供所需要的现金。

大多数矿场都制订矿山计划,详细说明未来几年将要开展的工作。

"为了实现自然资源供应长期安全的国家目标,中国、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及贸易公司将推动此类收购交易."

在新加坡会议上很明显的是,有大量资金在寻找投资机会,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对于当前市场而言,投资决定的门槛被设得过高。

当一家公司削减维持资本时,能够继续按当前计划运行,但最终需要向项目补充资金才能维持运行。

虽然交易顾问预计并购活动将增加,但他们对是否有大型交易正在酝酿持怀疑态度.

投资者几乎没有兴趣为勘探项目提供种子资金,认为这可能耗时过长,因而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收益,即便潜在收益率非常高。

2016年铁矿石和动力煤价格上涨一倍多,给予矿商一些信心,让他们相信能再次对业务进行投资。

由於全球经济增长和大宗商品价格的近期前景黯淡,买家很难筹集足够的资金来进行大规模收购交易.他们称,买卖双方的价格预期也相差甚远.

另外,投资者对风险较高的地区也不感兴趣,例如蒙古或缅甸,主要是认为与加拿大和澳洲等较安全地方的类似项目相比,这些地区的项目并不能产生足够高的溢价。

雅加达的一家专业采矿工程服务提供商在会议间隙表示,今年第一季他们公司签订的项目较上年同期增长约50%。

但交易顾问称,他们预计涉及至多5-6亿美元左右的少数股权的收购交易将会增多.

“最理想的是,你希望找到一个刚刚投产的金矿,位置在西澳交通便捷的地方附近。但问题是,即便你能找到,也不会很便宜,”一位投资者说。由于未获授权向媒体发表看法,该投资者希望匿名。

“但这次支出的性质却不一样。不是扩大或建设新项目,只是为了确保产量能保持稳定,”他说。由于未获授权接受媒体采访,他要求匿名。

一位矿业银行家表示,较小规模的股权出售至少有助於为今後更大规模资产出售或收购交易奠定估值标准.他要求匿名,因未被授权向媒体发表评论.

这听起来或许有些违反直觉,但过去几年大宗商品价格大跌已经大大增加了矿业并购的难度,因潜在投资者现在不得不考虑到,低价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并对项目经济效益造成影响。

参会的其他采矿承包商所说的情况大体相似。他们说订单增多了,但涉及新项目的不多。

"北亚机构将有机会投资於印尼和澳洲的铁矿石及煤炭资产,采取股权收购的方式可能性较大,"摩根大通东南亚矿业及金属投行业务主管Paul Donnelly说.

这意味着虽然存在大量可供收购的矿山和项目,但鲜有矿山和项目处在成本曲线上最低的四分之一之列,这降低了它们在当前市场的吸引力。

实际情况似乎是,由于矿商之前已经将支出削减到极点,现在不得不再向运营投入资金,以维持生产稳定。换句话说,他们现在的支出是为了保持现状。

"目前的估值对於所有者出售控股权而言并不具有足够的吸引力,但他们需要获得新资本以改善和壮大手中资产."

贱卖的资产自然有其原因,最可能是因为成本基数太高,需要更长期间才有经济效益。

好几家承包商都表示,印尼的煤炭、铜和黄金产业的许多公司都是这种状况,澳洲的煤炭、黄金和铁矿石矿商也是如此。

**中国领导层换届**

**价格上涨将刺激并购**

从矿业巨擘力拓和必和必拓,到印尼中小型及家庭所有煤矿都存在这种情况。

几位顾问表示,中国公司正在澳洲、印尼和加拿大搜寻价格挫跌的资产,不过中国领导层换届,以及基础设施成长前景的不确定性,正让一些公司犹豫不决.

大宗商品价格需要持续上涨,或冒险意愿上升,才能增加成本较高资产的吸引力。

**并购反弹**

"国内政治更迭使得中国投资者更为谨慎.因此他们寻求进行较小规模的收购,"律师行Minter Ellison的合伙人暨中国权益集团联席董事长Adam Handley表示.

根据毕马威季度报告,去年第四季矿业并购活动触及自2012年毕马威开始追踪该行业以来的低谷。

彰显采矿服务业健康状况的另一个迹象是,亚洲及澳洲并购活动增多。

他说,中国企业因此调整策略,目前他们对寻获获得控股权的热情降低.此前他们在澳洲所拥有的大型铁矿石项目遭遇时间拖延和成本超支,如中信泰富投资80亿美元的Sino铁矿石项目.

“不管是交易金额,还是交易数量,均创下新低,”毕马威称。“全球范围内宣布了11笔大型并购,其中八笔的金额超过1亿美元。全球总交易金额为32亿美元,较前一季低70.5%。”

根据精品投行公司LCC Asia Pacific执行总监Nicholas Assef在亚洲矿业投资大会(Mining Investment Asia)上提供的数据,今年以来澳洲已宣布的交易数量是2016年第一季的两倍多。

律师们表示,中国公司对印尼的煤炭资产特别感兴趣,但可能遭遇竞争对手,包括俄罗斯钢铁巨头Severstal和美国煤炭投资者PHI Group等.

黄金矿业并购在去年第四季占据首位,占交易总金额的51%;其次是一笔铁矿石产业并购,占交易金额的21%;煤矿业并购排名第三,占交易金额的10%。

尽管其中一部分交易是协商后的收购,但也不乏敌意并购行为,比如Downer EDI 出价10亿美元收购洗涤辅助剂生产商Spotless Group ,还有Cimic Group 对矿业承包商Macmahon Holdings 竞标等,不过Cimic现已退出竞标。

在印尼,待价而沽的资产包括PT Asmin Koalindo Tuhup的20%股权.该公司是Borneo Lumbung Energi & Metals旗下的炼焦煤部门,交易价值可能高达5亿美元.

如果说小型业者在等待大宗商品价格和人气好转,大型业者是否也是如此?

采矿承包领域并购活动飙升可能表明,各企业都在想法设法增加产能,冀望他们的服务将迎来更高的需求。

另外,参与交易的银行人士称,中型煤矿商Toba Bara Sejahtera准备向一策略夥伴出售20-30%的股权,为长期扩张融资.

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麦安哲(Andrew Mackenzie)告诉澳洲人报,全球最大的矿商“准备出手”,但他也预计就算有并购“也不会太多。”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为止矿业服务需求增加,并未转换成亚太地区新增矿业项目。

德意志银行的Elalingham表示,印尼的矿业法令变动、外资股权限制以及未来对未加工矿石的禁令,都没有让那些有意进军印尼的企业却步.

他在4月12日刊出的采访中表示,“我们不想要太专注于此,若出现百年难遇的交易,我们会努力争取,但我们不想要透过收购让公司重新变得复杂,我们肯定也不想要买回那些如果四五年前处在我们的资产组合中,我们可能已经剥离了的一系列资产。”

大会上一个一致的主题,就是矿商发现很难取得融资,特别是那些打算转型至生产的资浅探勘业者。

**澳洲易受冲击**

换句话说,若必和必拓发现绝佳契机,该公司会加以把握,但这真的不是公司当前的重点。

Petra Commodities执行长Alberto Migliucci在大会上表示,投资银行仍对项目设下过高障碍,首次公开发行市场仍旧被矿业项目视为不具吸引力的选项,而私募基金业者只会投资于那些已经有了很大进展、可能不再需要现金的项目。

澳洲矿企则都处於潜沉状态,从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LT.L到新崛起的铁矿石生产商均是如此.这些企业纷纷暂时搁置项目,并削减高成本矿场的产量,来应对铁矿石和煤价下跌局面,同时也在考虑出售资产.

在南非创立、并在伦敦上市的英美资源集团正试图藉由出售多项资产来瘦身。

他称,对于矿商而言,要取得资金的最可行方法,就是瞄准那些高净值个人或家庭,若他们喜欢这个项目及公司管理层,他们将准备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潜在回报。

尽管铁矿石价格已经从9月初的低位每吨86美元反弹,但距离今年的高点150美元左右仍低了27%.那些业务只限於出售铁矿石的企业,例如全球第四大铁矿石商Fortescue Metals Group,尤其容易受冲击.

目前为止该集团的澳洲煤矿资产已获得一些买兴,这项资产的价值可能达15亿美元,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收到确定的收购提案。

整体而言,在2011-15年大宗商品价格大跌过后,采矿行业看来正开始复苏,不过比起2008年全球衰退后的那波荣景,可能还差得远。

"虽然进度缓慢,肯定仍会有交易完成,但可能是规模较小的并购...不过情势实在太不确定,以致大型矿业并购案现在无法出现,""香港一位未具名的银行人士表示.

嘉能可也寻求出脱澳洲煤矿相关资产,不过这次出售的标的物为运煤列车而非矿山,这家大宗商品生产商暨贸易商希望能够在第三季之前完成交易。

澳洲资本支出与澳洲央行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图表:tmsnrt.rs/2npQFlD

--编译 程琳/许娜/肖群英/洪曦;审校 蔡美珍/张涛/徐文焰

嘉能可已经成功地以25亿美元出售农业部门40%的股权,藉以降低负债。

编译 张涛/李春喜/刘秀红/张明钧; 审校 艾茂林/张荻/刘秀红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整体而言,矿业仍在努力吸引大规模的并购,而黄金是许多投资人的优先选择,这点相当具有启发性;黄金是今年以来表现最佳的大宗商品之一。

这意味着并购活动增加的前提,在于商品价格回升,或至少让人感觉到已经触底。

译文审校 蔡美珍/高琦/王洋/汪红英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RUSSELL专栏》矿业并购十分受平价打击 仍在等候